首页 研究会动态 地方学研究 著作索引 鄂尔多斯学研 专家索引 学术研究 照片库 影视库 关于我们

《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

旗下栏目: 《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 鄂尔多斯日报专版

色登多尔济和王四的为人共事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刊物2016年第 作者:王凤义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07
摘要:杭锦旗锡尼镇道劳呼都格是历史地名,字义都含蒙语寓意,说明大致出于元代。 1929年(民国18年),杭爱王爷阿拉腾敖其尔根据时年社会矛盾激化,人民不堪重负,自然灾害频繁,旗民十分困苦的状况,主动沿全旗周边放租垦地16华里宽,1300多里长,分内八里,外八
        杭锦旗锡尼镇“道劳呼都格”是历史地名,字义都含蒙语寓意,说明大致出于元代。
        1929年(民国18年),杭爱王爷阿拉腾敖其尔根据时年社会矛盾激化,人民不堪重负,自然灾害频繁,旗民十分困苦的状况,主动沿全旗周边放“租垦地”16华里宽,1300多里长,分内八里,外八里各一排,其中长八里,宽一里为一份子地,根据旗民人口多少,官衔大小确定分地的份数,作为旗民户口地。收租分股子,包括王公、贵族、召庙香火地(也叫善召地),这些土地是二圪旦弯、石拉召弯、史三渡口、碱柜、苏卜盖、老喇嘛地、汇德城、蔺羊倌地、黄介豪、巴拉亥、可可木独(呼和木独)、五圪兑(补圪退)、毛脑亥渡口、昌汗白、五顶账房、超垦梁、天和裕、门可利、达克、铁匠井、哈达毛(阿塔木)、脑高岱,夭斯图、阿麻加汉、达尔卜亥、东口井(西口井是1943年鄂旗放垦)、石拉铁肯、毛乌兰素、吴贝、道劳、天棉利、独贵加汗、补花岱、东阿麻加汗(阿门其日格)、点力本呼图、阿鲁柴登、打布素壕赖、圪丁尔盖、塔拉沟、亚斯图,昌汗补拉、大塔、毛补拉等村,移民4000多户,3万多人。汉移民农户聚集后由于历来蒙不归汉,汉不属旗,因此1941年前放垦地不设置政权机构,基本属于三不管无政府状态,唯有道劳呼都格这个地区是杭爱营盘的粮草基地“官府地”。这里土地肥沃,距离旧营盘所在地较近。杭爱营盘西协理(西官府)色登多尔济(1889-1964年)把他的磕头拜识老二王四(1904-1981年)从塔拉沟呼吉太招来管理道劳官府地,让王四给他招收二三十户汉民好受苦人耕种官府地。招来的户由王四作保,来户一旦有土匪、贼盗骗人等现象由王四负责。凡是官府地户有困难,由王四出面向官府租耕畜、借粮食。收成好的年头秋后一次还本,因为靠天吃饭,如果没有收成的年头,一律免收债务。官府地户国民党不能来抓兵、应差收税。王四给官府地上招来的户有朱巴图、方春子、乔巴特尔、贾外姓、柴二喜、杨蛇、李红阳、刘桂珠、丁大、丁二、岳才子、岳宝子、郝文奎、郝文广、郝四划、刘同海、贾棒树、高喜为、崔外姓、王顶门等20余户,后来朱巴图当了色登多尔济的佣人管家。王四平素骑一头大黑骡,进官府门不行传令的规矩。有一次色登多尔济娶儿媳妇,王四喝醉酒在苏勒德台(玛尼宏杆子)附近小便,卫兵要打他,色登多尔济说:“他是汉人,不懂蒙族规矩,我的拜识(方言:结拜兄弟)不能怪他”!可见王四在色登多尔济心中的地位很高。
        王四大名王占彪,弟兄排行老四。色登多尔济任他为官府地上的地把头,给他拜识大哥色登多尔济帮忙,尽兄弟情义管理地户,如官府地户内有民事纠纷由王四协调解决。由于王四一贯办事公道,协事和邻,群众威信高,遇有邻里矛盾牛吃田马吃豆,婆媳不和、婆姨汉打架等家庭矛盾,都会请他出面。只要王四提出解决意见大家都尊重,村邻们一致认为他是好邻居。刘桂珠和王四从府谷到呼吉泰又到王四圪旦,几辈人和睦相处,真正体现了有千年邻居没有百年父子的道理。
        地户内有自己解决不了的困难,由王四出面请求官府帮助。西官府很关心地户的生产生活,他们短什么尽力帮助解决,让所谓的官府地户顺利地发展生产改善生活。在风调雨顺的年头,地户们争取多产粮食多交租,色登多尔济很满意。在王四的带动下汉民和杭爱营盘关系处得情同手足,非常和谐,外界人都说王四圪旦的人是杭爱营盘的“达尔汗间”,顺便人们叫“达尔汗道劳”。王四住的村子,大地型是东南西北四面低凹,中间凸起,人们习惯叫“王四圪旦”。在伊克昭盟地图上这片地方标注的就是这个名字。
        时年放垦地叫放地、也叫明地,未放垦地叫闭地、也叫黑地。通过放垦地交租、分股子活动,真正实现了蒙汉民族团结一致、互相帮助、取长补短、共同发展。蒙民养牧,汉民农耕,互助互利,合情合理交租分股子,互相敬让,互通有无。蒙民来汉民家里时,带一些干羊肉、奶皮子、酥油烙旦子、馓子、卜尔苏等,回去的时候带上一些汉民的土特产品,如:新炒米、小瓜子、西瓜、葫芦、玉米、土豆、白菜、蔓菁、萝卜、红腌菜、咸菜、酸菜、腌猪肉等满载而归。蒙汉的娃娃们特别盼望大人们多来往,都能吃到好吃的。记得当时“蒙汉团结一家人”是广为流传的一句口头语。还有个民谣:“蒙人见不得菜,汉人见不得地”,说明蒙人爱吃菜,汉人爱种地。官府地上没有捉牛犋、揽长工现象,只有农忙时雇佣包月子工的事儿,因此官府地户之间不存在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上下和谐,人民心情舒畅,出现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好形势。自从放“租垦地”移民,杭锦旗的民族团结走上一个新阶段。色登多尔济提倡蒙汉团结一家人,不利于民族团结的话不说,不利于民族团结的事不做,否则要受到处罚。地掌柜、地伙计是平等关系、兄弟关系,因此蒙汉族拜把弟兄(方言:结拜兄弟),交朋友的非常多,民族关系非常融洽。他们视拜识为真亲,亲缘喜事上,拜识是上宾,过年互相拜年送礼品,路遇陌生人也要打招呼,称蒙老乡、汉老乡,蒙同志、汉同志,有蒙汉通婚的,互送子女的也有(蒙民抱养汉民的娃娃)。在社会治安上色登多尔济对明地的汉移民也打消了汉不属旗的格局。尤其是明地来了土匪,杭爱营盘一定要派保安队不惜一切代价追打,让他们有来无回!1933年4月在塔拉沟呼吉太打土匪战役中牺牲了杭锦旗保安队英雄队员舒龙道尔计。
        1935年,我党地下工作人员杨子华来到桃力民小学教书,通过王四联系上杭爱营盘的地下党汪正东和倾向抗日的进步人士色登多尔济。从此色登多尔济和共产党有了秘密联系。官府地户郝文广(原伊克昭盟书记,他是郝四划五弟)在桃力民念书时参加地下党,成为骨干分子,后被选拔到延安民族学院学习。色登多尔济通过与官府地来往,有了和共产党联系的机会,对共产党有了一定的了解认识,为后来和平解放杭锦旗打下了基础。1937年腊月22日,杭爱营盘来了日伪军200多骑兵,几台汽车。当日逼走阿王,色登多尔济明着采取和谈,暗地说:“我们不能做对不起老祖宗和子孙的事,一定要保住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他悄悄派东官府图门桑到陕坝面见绥远省长傅作义将军,要求出兵打击日本侵略者,傅作义派孟文重六个连300多骑兵到桃力民地区配合抗日自卫军,由八路军参谋长韩是今带兵赶走了日本人,收复了杭爱营盘。据说,孟文重的抗日部队当时还受到国民党政府的嘉奖。
        1950年,色登多尔济带领杭锦旗官兵起义,和平解放了杭锦旗。这些功劳都是杭锦旗人民的,世代不可磨灭。新中国成立后,色登多尔济担任杭锦旗旗长,后来杭锦旗政府历届领导乔桂章、冯国安、王子义、金汉文、奇治民、郑和、刘玉祥、道布登森格、巴拉登白音森布尔等都非常尊重老旗长。而老旗长特别关心爱护年轻干部,工作中严格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尊重旗委政府集体领导班子意见做好工作,在民主人士中起了模范带头作用。为此,每年正月初一一大早,领导带领旗级机关在家全体干部坐车骑马给老旗长拜年,而老旗长以蒙古族礼节,好吃好喝殷勤招待客人。这个规矩一直持续到1964年老旗长辞世。
        1938年6月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共产党伊东工委对外称八路军营部,从靖边搬迁到桃力民地区,宣传抗日救亡,在杭锦旗明地畔建立半政权组织“抗敌动援会”,王四圪旦的官府地户首当其冲组建了“抗敌动援会”,简称“抗敌委员会,动委会”。主任是王顶门(王四的拜识弟兄,1956年迁往达布素壕赖),并建立起妇女“救国会”,由丁七小老婆武栓儿任“妇救会”主任,在妇女中宣传抗日救亡,组织妇女做鞋慰劳八路军。官府地户以抗敌动援会名义大力支援八路军粮草,仅王四一户就给桃力民学校支援黄米一车600多斤,给乌素加汗八路军营部送了饲草2200多斤,粮食五石。接着1938年又来了抗日部队新三师,桃力民地区驻扎了一个团,团长是朱实夫,政治部主任云泽(乌兰夫)他们二人是地下党。王四逢人就讲抗日的重要性,他给大家讲如果日本侵略者来了我们的生命财产完全没有保障了,因为日本人是“三光”政策(烧光、抢光、杀光)。我们大家都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抗日部队来了我们大家要全力支持,把所有的粮草全部拿出来支援抗日部队,有多少支援多少,我们自己吃棉蓬、草籽、野菜能度住命就可以了。只要军民齐心协力,我们就能度过难关,取得抗战胜利!再过上好日子。因此他干脆让新三师20多个骑兵人马驻在本村,其中乌兰夫住在王四家。由他组织后勤供应,驻扎了很长时间。1941年八路军撤回三边(定边、靖边、安边)革命根据地,新三师调往甘肃,官府地户又正常向杭爱营盘交地租分股子。
        1941年因灾收成不好,1942年春,官府地上出现了部分粮荒户,王四把自家粮留了少部分,其余的粮食拿出来给粮荒户,每户无偿散粮一石,共计散粮十余石。在王四带动下,毛乌兰素的朱金宝给200多位饥民每人散饭圪堆(方言:盛满的、饱满的)一碗,散粮五升。
        王四扶贫救苦出了名。1947年,从神木三卜拉来的行乞者赵满厚投奔他,他帮助他租耕畜,借犁耧,借粮食,借房子安家,并帮助赵满厚娶了老婆,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赵满厚入了党当上了村干部。
        抗美援朝时,王四自愿拿出一头牛和四十石(12000斤)糜子送到四十里梁粮站。1953年,戴家坡建学校、石拉铁肯建学校,王四给每处支援了一头牛。1955年,调地反霸划成份,大名鼎鼎的王四被划为中农。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人们看到地图上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就认为不是大款也是一个大户,其实他只不过是为国家为人民多做了一些好事的普通老百姓。(杭锦旗锡尼镇道劳王四圪旦村王建明忆述,王凤义整理)
        作者:杭锦旗锡尼镇道劳呼都嘎查老知青
责任编辑:王凤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