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地方学研究 著作索引 鄂尔多斯学研 专家索引 学术研究 照片库 影视库 关于我们

《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

旗下栏目: 《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 鄂尔多斯日报专版

拖雷伊金祭祀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2017年第 作者:仁钦道尔吉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24
摘要:拖雷伊金祭祀是成吉思汗祭奠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蒙古族祭祖文化、祭天文化、祭伊金(圣主)文化、祭圣火文化的集中反映。 拖雷(1186-1232年)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幼子,是建元大帝忽必烈的父亲。成吉思汗在世时,拖雷经常随父亲征战,不仅为统一蒙古各部落
 
 
  拖雷伊金祭祀是成吉思汗祭奠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蒙古族祭祖文化、祭天文化、祭伊金(圣主)文化、祭圣火文化的集中反映。
  拖雷(1186-1232年)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幼子,是建元大帝忽必烈的父亲。成吉思汗在世时,拖雷经常随父亲征战,不仅为统一蒙古各部落,建立蒙古汗国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也为建立大元王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吉思汗逝世后,拖雷以监国身份治理国家,忠心耿耿,遵循成吉思汗遗嘱,召开黄金家族忽拉勒台,顺利实现了窝阔台汗的登基,维护了国家的稳定和安全。拖雷作为成吉思汗幼子,继承了蒙古本土中心地带,继承了成吉思汗家业,自然成为传承成吉思汗家族圣火的人。
  拖雷逝世之后,窝阔台汗为他举行祭奠仪式,在成吉思汗大鄂尔多附近建立祭祀宫,敬奉他的遗物。1260年,忽必烈建立大元王朝后,追谥其父为“睿宗景襄皇帝”,史称元睿宗拖雷汗,形成了成吉思汗——拖雷汗——忽必烈汗这样一个世代承袭的正统朝纲。于是拖雷祭祀宫与成吉思汗白宫一样成为“伊金”祭祀宫,成为举行四季大奠的帝王祭奠,成为举行“嘎日利”祭祀的祖先祭奠,成为举行灶膛祭祀的“圣火”祭祀。
  拖雷逝世之后,在怯绿连河源头的成吉思汗大鄂尔多旁边建立拖雷伊金祭祀白宫,由成吉思汗九杰之后裔鄂尔鲁特氏达尔扈特人世世代代守护和祭奉,15世纪中叶与成吉思汗八白宫一起来到鄂尔多斯地区。
  拖雷伊金祭祀宫内供奉的圣物有:拖雷生前佩戴过的火镰、腰带和腰带环、弓箭、宝剑、貂皮衣以及拖雷的画像和金铸偶像。祭祀所用的器皿,都是元代宫廷宴会上用的器皿,即为帝王献全羊席的大盘、敬酒的连座酒杯、奏乐敲击的查日格(蟒头板)、回酒的高脚杯、品尝福分的酒盅以及盛马奶的祭祀桶、圣灯盏和其他器皿。
  拖雷伊金祭祀是集蒙古族祭天文化、祭火文化、祭祖文化为一体的经典祭祀。祭祀活动次数繁多,内容丰富多彩。有日祭、月祭、季祭、年祭、嘎日利祭、圣火祭等,一年365天都有祭祀活动,香火不断,圣灯长明。
  日祭由守护祭祀宫的值班达尔扈特完成。每日早晚在祭祀宫前的禄马风旗祭台下焚烧柏叶,诵“伊金桑”(供养词),吹螺号,向天洒奶祭。祭祀宫中的拖雷遗像遗物前点酥油灯,点香柱,火撑子中燃柏叶。
  月祭由轮值月班的达尔扈特祭祀。每月轮值的达尔扈特于当月初三日从家中备一只全羊供,来祭祀宫与上个月的轮值达尔扈特进行接交班,举行月祭。司祭达尔扈特职官以及全体达尔扈特前来参加。月祭结束后,当月轮值的达尔扈特守护祭祀宫一个月,完成一个月的每日祭,待到下个月初三交班。
  季祭分别为农历三月二十一日“查干苏鲁克祭”、五月十五日的“淖尔祭”、九月十二日的“断奶祭”和十月初三日的“达斯玛祭”。季祭都由黄金家族人主祭,即拖雷、忽必烈的后裔——旗札萨克和台吉们主祭。
  年祭在新年的正月初一举行。代表旗札萨克前来主祭的台吉于除夕日到拖雷伊金祭祀宫守岁,新年初一举行祭天仪式。
  月祭、季祭、年祭的程序基本相同。将全羊等祭品摆在拖雷伊金遗像遗物前的供桌上,先焚柏叶、吹螺号、洒奶祭,诵“伊金桑”“苏勒德桑”;举行三次祈祷仪式,即捧哈达祈祷、捧酥油灯祈祷、捧全羊供祈祷,分别诵祈祷词;祭灶(火撑子),将全羊供的羊尾分割成许多小方块,献祭人员和司祭人员各捧一块,主司祭人诵“金帐祭文”,诵毕人们将手中的羊尾块放入火撑中焚烧;向祖先献酒,献祭人在祭祀宫前站立,在专用连座双杯中盛酒,捧在胸前步入祭祀宫内跪下,司祭人员接过双杯,把酒倒入祭台上的金质高脚杯中;期间奏乐,敲蟒头板(查日格),边敲板,边唱“天语歌”,唱十二首歌,献十二次酒;让参加祭祀者分享高脚杯中的圣酒;参加祭祀的每个人在供桌前跪下,接受“圣火”的洗礼,即主司祭人从拖雷遗物神位中取出火镰,在人们头上把火镰和燧石相碰撞打出火星,为人们驱邪消灾;向专职司祭者分“雅木”(从全羊祭品中分给他应得的那一份),诵“成吉思汗大祭文”。在祭祀宫前铺地毯,堆放当天的所有祭品,让参加祭祀的人们争抢、分享。
  圣火祭祀是腊月二十三日在拖雷伊金祭祀宫内举行的祭祀蒙古祖先灶火仪式。旗府准备羊胸等祭火供品,旗札萨克或者代表札萨克的台吉前去拖雷伊金祭祀宫,与守护祭祀宫的达尔扈特一起祭祀以拖雷灶火为代表的蒙古族祖先的圣火。
  拖雷伊金祭祀内容丰富,规模宏大,显示着古老、神秘的、传统的游牧文化特点,表达了对长生天、祖先、英雄人物的崇拜,再现了古老蒙古族牲祭、火祭、奶祭、酒祭、歌祭等形式。特别是守护拖雷伊金祭祀宫的达尔扈特赴成吉思汗陵,以守护成吉思汗圣火的管家身份,主持查干苏鲁克“嘎日利”祭奠,为祖先献祭舍施。这一祭中之祭,举世无双。祭祀仪规及祝词、颂词、祭文、祭歌等都涉及蒙古族古老、原始的历史、文化、信仰、观念、风俗等诸多方面,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
 
  作者:鄂托克旗史志办公室原主任,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仁钦道尔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