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地方学研究 著作索引 鄂尔多斯学研究成果 专家索引 学术研究 照片库 影视库 关于我们

【南京知青在草原】课题研究

旗下栏目: 鄂尔多斯论坛 鄂尔多斯历史 民俗、祭祀 鄂尔多斯生态 鄂尔多斯人物研究 鄂尔多斯经济 鄂尔多斯文化 鄂尔多斯精神 【南京知青在草原】课题研究

牧人心中的“斯格腾札录”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会 作者:王春霞 人气: 发布时间:2024-01-19
摘要:二〇二四年元月五日,从康巴什出发历经五个多小时的车马劳顿,课题组一行终于在蒙西镇巴音温都尔嘎查办事处与牧民老乡们见面了,寒暄中得知他们分别是嘎查支书查汗毕力格,嘎查监委会主任董存柱,嘎查名医郭金金,嘎查牧人青德玛、董艮花、阿拉腾其其格、阿

        二〇二四年元月五日,从康巴什出发历经五个多小时的车马劳顿,课题组一行终于在蒙西镇巴音温都尔嘎查办事处与牧民老乡们见面了,寒暄中得知他们分别是嘎查支书查汗毕力格,嘎查监委会主任董存柱,嘎查名医郭金金,嘎查牧人青德玛、董艮花、阿拉腾其其格、阿拉腾毕力格和毕力格等。

 

        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会长、《南京知青在草原》课题组负责人奇海林教授详细介绍了课题进展情况,向牧人们提出需要交流的内容。   
        支书查汗毕力格说,“巴音温都尔”系蒙古语,意为“富饶的高地”,“巴音温都尔”嘎查名是由境内的巴音森布尔山而得名,1951年,鄂托克旗建立第三区(阿尔巴斯)时,将巴音温都尔地区命名为四村,1956年,将第三区(阿尔巴斯)更名为阿尔巴斯苏木时,将四村更名为千里巴嘎,1958年,将千里巴嘎更名为巴音温都尔合作社,同年12月,将阿尔巴斯苏木改为乌仁都西人民公社时,将巴音温都尔合作社改名为巴音温都尔大队,1983年改为嘎查,属阿尔巴斯苏木管辖,2005年属蒙西镇管辖,现辖巴音松布尔、阿门乌苏、脑音乌素、其格勒、达呼日敖包五个村民小组,经济以牧为主,主要养殖羊。1965年2月出生的查汗毕力格,成长过程中时时刻刻都能听到老人们述说的南京“斯格腾札录”的故事,2013年,嘎查组织30多位牧人的慰问考察团专程到南京慰问插队知青,在南京召开了座谈会,16位南京知青悉数参加,合影留念成为永恒的纪念,打那以后,五位知青已经离开我们,他们分别是黎亚民、陈天安、董明奕、焦宪文和高铿琦,2023年夏天,吴大同与黄德生、黄似培来过第二故乡,吴大同还给嘎查捐赠党费一万多元,他们把巴音温都尔当做第二故乡,我们草原牧人也把这些南京知青看成草原上自己的人,56年来,我们相互之间往来不断,现在都有微信联系,时分八节相互之间时不时互致问候,草原和南京声连着声,草原牧人和南京知青心连着心,我们之间的故事应该算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点点滴滴的小浪花,我们欢迎课题组多与我们联系,我们十分愿意配合你们的调研。   
        放过羊、当过兽医,现在是嘎查监督委员会主任的董存柱说,1955年6月13日出生在巴音温都尔牧人家中,兄弟姐妹六人,我在黄河西边巴音木仁学校初中毕业,记得那是1968年10月26日,巴音温都尔大队贫协主席金巴,大队会计才吉尼玛从海勃湾市借用二〇八地质队的敞篷汽车把16名南京知青接到三十里敖包(即四小队),16名知青分别是王小玲、张宏渝、董明奕、沈光亚、高铿琦、陈汇、陈沪、余小亚、李吾川等9名女生和吴大同、黎亚民、焦宪文、丁建宁、彭宝华、陈天安、肖丰等7名男生,我对吴大同印象最深,大个子,爱说笑话爱讲故事,打得一手好篮球,先在农业上劳动,也在水利上劳动过,然后去党五子家帮助放骆驼,有两个冬天,我们六人(董存柱、吴大同、米奇道尔吉、康来才、扎嘎、浩岱)一起拉过骆驼到海勃湾、公卡汉等地驮粮食等物品,一路上,吴大同给我们讲历史故事,至今难以忘怀的是昭君出塞,湖北的一个漂亮女孩被选进西汉宫廷后,皇帝始终没有临幸这个宫女,原因好像是没钱贿赂画像师,画的像就不好看,皇帝没喜欢上,正好匈奴单于入宫要做皇帝的女婿,于是宫女就成为昭君公主跟着单于出塞了,离开宫廷时皇帝看到如此美丽动人的昭君后,一怒之下杀了画师毛延寿。还有肖丰给我们讲过他和牧人巴图抓虱子的故事,吴大同等知青们给我们讲了不计其数,有的已经就饭吃了。知青们不仅故事讲得好,脑子也特别好使,与当地牧人们很快就建立起兄弟姐妹般的亲密关系,16位知青的名字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我和他们也常有联系,课题组确实应该好好研究研究,把我们这种守望相助的民族关系宣传宣传,让更多人家喻户晓。   
        青德玛说,我的养父大名叫柴占海,奶名柴五子,养母本德核尔,1963年7月6日出生,有个哥哥叫柴文中,南京知青李吾川插队落户时就住在我们家,她比我大十岁,她是南京第十中学六八届初中生,在我们家帮助放羊,后来被派到海勃湾医院学医,回来后当大队赤脚医生,再后来到阿尔巴斯公社卫生院当了副院长,她和翁冶中姐夫是在阿尔巴斯公社卫生院结的婚,再以后她就到呼铁局铁路医院上班去了,再后来调回南京,当年在我们家时,她叫我妈“额吉”,我去南京时,叫她妈“南京妈妈”,因此,她有一个妈妈(南京的),一个额吉(草原的),我也是一个额吉(草原的),一个妈妈(南京的),这些年来,她们家特别关心我们,我妈妈还应邀在南京过过生日,其间,李吾川妈妈领着我妈妈先后到上海、杭州、苏州遍游大城市,额吉回来后逢人便讲大城市高楼大厦,大城市到处都是好吃的、好看的,简直就是天堂,做梦也没想到过是那样繁华,2021年妈妈去世时,李吾川姐姐专程来为她送行,李吾川姐姐在我们巴音温都尔担任赤脚医生时培养了郭金金等人学医,当年姐姐不分白天黑夜,病人家属随叫随到,有时步行有时骑骆驼,她从来都是满腔热情一丝不苟,我们这里好多年轻人都是她接生的,她在牧人心中留下了美好印象,牧人们亲切地称呼她“卓或目赛很额牧其”(优秀医生),现在,我们的孩子也和她们保持着来往关系,微信让我们更加便于联系和沟通,拉起话来十分方便,快递给我们搭建起南北天梯,寄点特产特别便利,阿尔巴斯羊肉和奶食品、南京咸水鸭和细点心时常互换地方,享受美食的同时,更是中华大家庭各族儿女休戚与共的客观存在。
        董艮花说,我是1948年3月出生在巴音温都尔的,小时候上过几年夜校,学字唱歌,丈夫牛永昌曾经担任过大队长,我年轻时,知青们常来我家吃饭拉话说笑唱歌,我的第四个孩子是李吾川接生的,那年她因此没回成南京与家人过年,她从腊月开始,每天晚上和我睡在一起,白天她还要到别人家看病,1977年正月十二,我的四女儿顺利出生了,至今我还念她的好呢,那些南京知青真是好后生、好闺女啊,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他们会来我们这里插队落户,后来他们响应国家政策陆续离开草原了,但是他们经常来草原看我们,1998年三十年来过一批,2008年四十年又来过一批,2018年五十年有的听说离开人世了,疫情期间还来过,今年吴大同来过,我们是同龄人,人家是大城市的知识青年,懂天文晓地理能说会道,我们特别羡慕人家,现在还记得她们教我们学习唱歌,教我们织毛衣。我的手机里还有她们的微信联系,经常看到她们这些熟悉的面孔格外高兴。   
        曾以先进牧民身份光荣出席过1982年5月1日边疆少数民族青年参观团的阿拉腾其其格说,我1955年2月2日出生,南京知青来我们巴音温都尔大队插队落户时,我已经四年级了,特别羡慕她们长得好看,又能说会道欢快活泼,可愿意和她们在一起呢,记得有一年我肚子疼得要死,李吾川已经是大队赤脚医生了,她陪同我一起坐毛驴车从家里走了一天才赶到海勃湾医院,医院大夫说是阑尾炎急性发作需要紧急手术,手术后,她伺候我五天后,我们才回家的,在那种时刻我特别感激她,这件事我永远铭记在心,这些年来,在她们的影响下,我默默地向她们学习,也一路向阳、一路向上,积极劳动,勤俭持家,曾经获得过“劳动模范”等光荣称号,还有幸和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照过相,我也参加慰问团去南京看过她们,我们经常电话问候互相问好,到南京那样的大城市受到她们的热情欢迎、精心服务,真是感动得无法用言语表达,当然她们也经常回草原,我们也是诚心诚意招待她们。不知是什么原因,她们这些南京知青和我们草原牧人结下如此深厚的民族感情,真希望你们这些专家给我们好好解释解释,把我们之间的故事写成书,拍成电影电视,流传后世。
        阿拉腾其其格的二儿子毕力格1984年12月6日出生在巴音温都尔,曾经在东方路桥集团民族艺术团拉过马头琴,他要向课题组调研人员表达自己的心愿之时,巧遇曾经在巴音温都尔插队的南京知青今天也在南京聚会,她们发过来视频和在座的各位打过招呼,特别邀请毕力格来唱两声家乡的歌曲,毕力格爽快地唱起了由他作曲的《巴音温都尔》民歌:草原深处有巴音森布尔峰,心灵深处是我成长的摇篮,天天在想念我成长的家园巴音温都尔,永远牵动着我的心弦巴音温都尔我的故乡。歌声通过微信连接起草原与南京两地亲人们的共同心愿,祝福草原更加美好,祝福南京更加漂亮,祝愿南京知青与草原牧人之间更加亲密,祝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早日实现。
        赤脚医生郭金金说,我出生于1953年10月20日,巴音木仁学校初中毕业,南京知青李吾川是我的师傅,我是跟着她学会看病救人的,李师傅的人品没的说,从来都是认认真真,从来都是和蔼可亲,我们家的老三就是李师傅接生的,南京知青和我们年龄相仿,王小玲稍微大点,他们个个都有特点,王小玲就像大姐姐一样关爱着所有的知青,关心他们吃住,关心他们劳动,关心他们与牧人相处,特别是关心他们相互之间处好关系,陈汇在劳动过程中不慎受过伤,她的妈妈从南京专程来看过她,后来她到千里山民校当老师,柴文中就是她的学生,丁建宁和张宏渝是在巴音温都尔恋爱的,有一年夏天他们两人自驾车来我们草原游玩,张宏渝很有个性,能掐会算,那时上公路拦车,有时一天也拦不住,但你只要听从张宏渝的,总能拦住,总之,知青们从大城市来到我巴音温都尔这个偏僻荒凉落后的草原牧区,不仅吃苦流汗,还伤心流泪,更有过困惑迷茫,但是,我们觉得挺受益,新鲜的生活方式像刷牙漱口、洗澡晾被褥等等影响了我们,提升了牧人的生活方式,至于我们嘎查牧人多次去南京考察,那可是学会不少城市人的活法,现在看来,南京知青来草原和牧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对人家孩子们来说是有点艰苦了,但真正影响了我们三四代人之间的友情关系,这对于模范自治区建设肯定是好处多多啊。   
        阿拉腾毕力格说,我是柴文中的儿子,1988年3月7日出生,李吾川是我的“南京姑姑”,青德玛是我的“草原姑姑”,她们都是我的亲姑姑,2019年12月我到南京十多天,南京姑姑接待了我们,让我们好好感受了一下今天大城市的美好生活,姑姑姑父给我们讲了当年她们在草原上的亲力亲为,南京知青中他俩的年龄都属于小的,是鄂托克草原让他俩步入社会的开始,他俩是在阿尔巴斯草原结婚成家的,姑姑在草原上还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姑父讲他和另一位知青盖房子的故事,他们只用了40多天,就盖起了所谓的房子,而且在自己盖的房子里住了好几年直到离开草原,他俩经常回草原看望当年关心爱护他们成长的牧人老乡,与草原牧人休戚与共守望相助对他俩来说是今生最有意义的事情,他俩还把这些故事讲给在新加坡做律师的孩子听,他俩的孩子还来过草原,我们之间通过微信经常在倾诉各自关心的问题,我特别感激新时代,也打算做出点样子来,无愧于巴音温都尔这个光荣称号。

   

        一天的访谈很快就过去了,草原牧人所倾吐的他们和南京知青的故事给我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巴音温都尔草原有山有水有草地,蒙人汉人都是当地人,突然来了16个南京知青,生产生活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劳动中有了新的歌声,生活中增添了新的乐趣,当地人学会说普通话了,知青也开始唱蒙歌了,阿尔巴斯山羊肉与南京咸水鸭成为来回馈赠亲朋好友的上等礼品,虽然知青们陆续都离开巴音温都尔草原,但牧人与知青之间的友情再也没有断过,而且越来越浓,近年来,这种交往交流交融的事情更加频繁更加可贵。总之,在这些平凡的牧人中间,南京知青已经深深映入他们的心中,“斯格腾札录”已经成为他们普通生活中常说常新的一件不能或缺的事情。
 
 

 

责任编辑:王春霞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