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地方学研究 著作索引 鄂尔多斯学研 专家索引 学术研究 照片库 影视库 关于我们

应用服务

旗下栏目: 走进校园 鄂尔多斯学研究中

坦诚交流 共同发展——参加“地方学的应用与创新座谈会”感想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会 作者: 包海山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9-21
摘要:(龚萨日娜 摄) 2015年9月16日,在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成立十三周年暨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席会成立十周年之际,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席会和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共同在鄂尔多斯举办地方学的应用与创新座谈会。北京学、晋学、广州学、泉州学、鄂尔多斯学、大冶学、敕勒川文

       

                                                                                                            (龚萨日娜   摄)

        2015年9月16日,在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成立十三周年暨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席会成立十周年之际,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席会和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共同在鄂尔多斯举办“地方学的应用与创新座谈会”。北京学、晋学、广州学、泉州学、鄂尔多斯学、大冶学、敕勒川文化研究会、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等地方学及地方文化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以及媒体记者等60多人参加会议。

        一、会议主题明确,“知识体系+应用服务”形成共识

        座谈会没有开幕仪式、领导讲话等内容,而是直奔主题,各地方学的近20位代表,从不同的角度谈了各自对地方学的应用与创新的看法和体会,也谈了困惑和建议等,在座谈会上有很好的互动交流,如北京学研究所所长张宝秀教授在总结中所言:主题好、形式好、效果好。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陈育宁教授发言的题目是《鄂尔多斯学:知识体系+应用服务》。这成为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的基本共识,为未来学科建设和应用指明了方向。

        群体的共识,最终还需要个体的努力才能落实完成。对于每个人来说,在形成共识的基础上,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怎么做,这更重要。我们创建学科知识体系是为了应用服务,而只有创建了学科知识体系,才能应用学科知识体系来为社会发展服务,这是一个有机整体。因此,在“知识体系+应用服务”基础上,我加了两点,形成“知识体系、核心内容,应用服务、体现价值”四个关键词。文章题目是《对地方学构建与应用的思考》,包括两个方面、四个要点。一、结合经济社会生态规律,在一个系统内构建学科知识体系。其要点:1、鄂尔多斯学研究的核心内容是自然法则,这是根基;鄂尔多斯学研究能够影响世界的亮点是“再论资本”,这是抓手。二、产学研相结合,在应用服务中体现学科知识体系本身的价值。其要点:1、根据别人特定需要,在一定范围内应用服务,这是起步;2、开拓潜在市场,在社会化应用服务中体现学科知识体系本身的价值,这是方向。

        创建学科知识体系不一定是为了钱,主要是一种事业;然而,创建学科知识体系也肯定不是不值钱的事业。相对来说,对学科建设的“根基”和“抓手”两点,我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专著《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鄂尔多斯学学科建设探索》中有所探讨;而应用服务中的“起步”和“方向”两点,对我来说是知行合一的全新的重要课题。鄂尔多斯地区的蒙古族文化,是鄂尔多斯地区多民族文化之一;而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是蒙古族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宫殿、卫队、陵寝、部落的鄂尔多斯,都是围绕着成吉思汗形成的。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以全球化的视野来看,我们特别重视成吉思汗的三个之“最”:一是“最早”,即最早提出并实践了“全球化”;二是“最富”,即占有最广阔土地而成为“人类历史上的千年首富”;三是“最给力”,即蒙古族在他的影响力下最先创造了成为主体货币的纸币,奠定了资本产生的历史前提。在发展货币形式以及资本产生过程中,游牧民族特别是蒙古族发挥了特殊作用。当深刻理解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成为“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时,我们就特别重视成吉思汗以及蒙古族“最给力”这一点。日本陆军大学校长饭村穰说:成吉思汗“给予世界旋转的初次动力是不能否认的事实”。美国学者捷克·法萨切伏德说:“在已过去的千年,成吉思汗在为近代生活打下基础方面超过了任何一个人”。的确,曾经打天下的武装力量早已消失,而最先赋予纸币所形成的货币权力依然统治着整个世界。这是成吉思汗文化中最微妙、最神奇的地方,也是蒙古族历史文化中最辉煌、最有价值和最有生命活力的部分。因此,在鄂尔多斯学学科建设与应用中,必然会以此作为一个抓手以及体现其价值的一大亮点。

        二、自然环境优美,“鬼城”没有鬼,而是人的宜居城市

        9月17日,参加座谈会的各地专家学者到康巴什、伊金霍洛旗观光考察。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场馆、鄂尔多斯大剧院、博物馆等以及整个市容市貌,给各地专家学者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在交谈中人们普遍认为,在繁华的城市北京、广州等或许有创业、经商、工作的很多好机会,而从休闲、养生、居住的角度来看,天晴气爽、阳光灿烂的鄂尔多斯或许是更好的选择。他们说,由于一些媒体不实报道和炒作,外地人对鄂尔多斯有些误解,只有亲自来了解和感受过之后,才知道“鬼城”没有鬼,而是人的宜居城市。他们也希望,今后应该更多地正面报道以及具有深刻文化内涵的宣传。

        李清照的名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可以表现个人的精神,也能体现群体的气魄。如果说中国有很多“鬼城”,那么鄂尔多斯则是“鬼城之父”。从宣传和提高知名度的角度来看,这也是鄂尔多斯一笔难得的财富。“鬼城”没有鬼,然而鄂尔多斯文化确实具有传奇和神秘的色彩。我在《鄂尔多斯学研究》2015年第3期发表了《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中国民族宗教网“推荐阅读”专栏等很多网络媒体给予刊载,引起一定的社会关注。前一段时间扬州大学副校长、中华口述历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周新国教授对我说:“包先生给我上了关于鄂尔多斯历史文化的很好的一堂课”。这次参加座谈会的北京学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北京史研究会会长李建平研究员也说:“我认真读了你的文章,有很多新意,值得与全国一流的专家学者共同深入研究”。

        理论知识可以转化为社会力量。科学文化是第一生产力,也是改善生产关系的第一法宝。对于我们来说,努力使鄂尔多斯成为有自己学科知识体系的地方,这是功德无量的社会事业,同时也可以成为创造和体现巨大经济价值的文化创意产业。“鄂尔多斯学走进大学”——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与内蒙古大学鄂尔多斯学院合作模式启动仪式,9月15日在内蒙古大学鄂尔多斯学院举行。这是学、研相结合的起步,是根据别人特定需要,在一定范围内应用服务。同时,我们将促进产学研相结合,开拓潜在市场,在社会化应用服务中体现学科知识体系本身的价值,这是未来发展方向。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鄂尔多斯不仅是适宜休闲、养生、居住的好地方,也将会成为非常适合办教育、做学问、搞科研并且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之地。 

责任编辑: 包海山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