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地方学研究 著作索引 鄂尔多斯学研 专家索引 学术研究 照片库 影视库 关于我们

地方学研究

旗下栏目: 地方学研究 《地方学研究信息 联席会成员 地方学动态

鄂尔多斯学走进网络的意义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会 作者:龚萨日娜 包海山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8-28
摘要:以走进公益性学术网站草根网为例,我们觉得,鄂尔多斯学走进网络主要有两个方面的积极意义。 一是集中展现研究成果,起到非常好的宣传作用,也促进各地方学之间的沟通交流。 草根网上线11年,有580多名海内外学者开博,累计发表文章8万多篇,近年来每天发表3
        以走进公益性学术网站草根网为例,我们觉得,鄂尔多斯学走进网络主要有两个方面的积极意义。
        一是集中展现研究成果,起到非常好的宣传作用,也促进各地方学之间的沟通交流。
        草根网上线11年,有580多名海内外学者开博,累计发表文章8万多篇,近年来每天发表30—40篇,相当于每天出版一本书;有注册评论员近1.2万名,发表评论73万多条,每天访问量8万—10万人次。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的两个博客进入前百名,一是2016年建立的团体博客“地方学研究”,排名25位;二是2012年建立的包海山博客,排名50位。两个博客共刊载文章1500多篇,评论2500多条,访问量达到1000万人次,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
        团体博客“地方学研究”,1年多以来,主要刊载了两方面的文章:一是中国学,包括国外的“中国学”,例如美国、俄罗斯、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印度、蒙古国等世界各国的“中国学”研究成果和信息;以及本土“中国学”,例如《如何思考和建构一门真正的中国学》《时代的呼唤:构建中国本土的“中国学”》《江苏高校召开“中国学”一级学科建设研讨会》等,这是未来中国学构建的必然趋势。深刻理解中国学,对促进地方学协同发展以及融合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二是中国各个地方学,例如北京学、上海学、晋学、桂学、徽学、湘学、中国蒙古学、中国藏学、中国回族学、广西状学、新疆维吾尔学、香港学、澳门学、广州学、杭州学、西安学、成都学、鄂尔多斯学等40多个地方学和民族学研究成果和相关信息。特别是把鄂尔多斯学作为地方学研究中具有鲜明特色的一个案例,把15年来有关鄂尔多斯经济、社会、文化、生态、民族、历史等一系列研究成果陆续集中展现出来。这些对中国地方学研究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随时互动交流,以及对鄂尔多斯学广泛宣传和进一步深入研究,都发挥着非常好的作用。
        二是为进一步跨界合作开展课题研究,以及以具体项目使专家学者精准对接奠定了基础。
        地方学研究走进草根网,不仅展现研究成果、扩大宣传、促进地方学界的互动交流,同时也促进地方学研究者关注草根网海内外博主,他们很多人非常勤奋,是网络红人,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例如:上海富大集团公司副总裁,投资中国杂志的财经评论员张平;《每日经济新闻》编缉,财经专栏作家叶檀;酷爱经济、金融研究,在金融战线奋斗20余年的资深金融工作者余丰慧;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易宪容;熟知世界金融经济的深圳市金宗信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香港沃德国际资产管理顾问公司董事局主席卢麒元;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货币战争》作者,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宋鸿兵;曾任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郎咸平;国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经济学家,《环球财经》主编向松祚;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世界经济主管高连奎;中国财经传媒人联盟特邀观察员,上海证券报评论·专题部主编时寒冰;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温铁军;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曾任德邦证券常务副总裁、总裁,现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长,安信信托独立董事余云辉等。他们所生活和工作的北京、上海、香港等都有地方学,而且在更大的系统内还有中国学。地方学、中国学是跨多学科的综合性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那么,地方学、中国学研究者与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草根网博主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他们之间应该有怎样的沟通交流,甚至合作开展课题研究,这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问题。
        2016年12月,草根网编辑部在北京举办了上线十周年联谊活动,同时成立草野思想库理事会。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包海山应邀参加,并被推选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理事长。2017年9月,在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成立15周年之际,将举办相关学术研讨会,届时有几位草野思想库理事会成员和草根网博主将应邀参加并提交论文。这些活动,开始促进地方学研究与草根网博主的沟通交流以及深入合作。
     
        作者:龚萨日娜,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副主任委员
 
责任编辑:龚萨日娜 包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