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地方学研究 著作索引 鄂尔多斯学研究成果 专家索引 学术研究 照片库 影视库 关于我们

鄂尔多斯历史

旗下栏目: 鄂尔多斯论坛 鄂尔多斯历史 民俗、祭祀 鄂尔多斯生态 鄂尔多斯人物研究 鄂尔多斯经济 鄂尔多斯文化 鄂尔多斯精神

改革开放与鄂尔多斯学

来源:鄂尔多斯日报·鄂尔多斯学研究专 作者:奇海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26
摘要: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孕育了党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创造,这场伟大革命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如同国家一样,鄂尔多斯同样在伟大觉醒、伟大创造、伟大革命和伟大飞跃过程中实现了三次历史性转型,即由农牧转型为工矿,由小转型为大,
         改革开放是党的一次伟大觉醒,孕育了党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创造,这场伟大革命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如同国家一样,鄂尔多斯同样在伟大觉醒、伟大创造、伟大革命和伟大飞跃过程中实现了三次历史性转型,即由“农牧”转型为“工矿”,由“小”转型为“大”,由“量”的增长转型为“质”的发展。
        鄂尔多斯人在“四个伟大”的发展历程中,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抢抓机遇、敢想善为,在三次创业过程中实现了无数个“率先”,创造了许多“奇迹”,值得一提的是催生出一个远近闻名的“鄂尔多斯学”。
        一、何谓“鄂尔多斯学”
        2002年5月30日,《鄂尔多斯日报》刊发奇·朝鲁《开掘鄂尔多斯人文资源,弘扬鄂尔多斯文明精华——关于开展鄂尔多斯学研究的思考》一文,文章提出,创立鄂尔多斯学,弘扬鄂尔多斯文明,是新世纪鄂尔多斯“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快发展,维护稳定”和“二次创业”的客观要求,是一项全新的事业,也是一项庞大而艰巨的系统工程。
        2002年9月16日,经鄂尔多斯市委、市政府批准、市民政局注册登记的群众性学术团体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成立。鄂尔多斯学是以地区历史、文化、经济、民族、生态环境及其互促联动发展规律为研究对象,是研究“鄂尔多斯现象”产生、发展及其规律性的科学(奇·朝鲁语)。陈育宁教授认为,鄂尔多斯学就是以鄂尔多斯为研究对象,主要以那些具有自身特点、自成体系、有自身发展规律的社会文化现象、经济现象为研究重点,也就是把具有地域和民族的特殊性、甚至唯一性的经济社会文化现象加以理性概括,成为一门有专门知识和理论的学问。
        其实,界定“鄂尔多斯学”并不难,关键在于对界定标准的认同。首先,鄂尔多斯学产生既有时间,又有地点,还有研究对象,更有研究成果,其研究成果不仅促进了当地各项事业的发展,还在地方学界形成相当影响。这就说明,“鄂尔多斯学”是鄂尔多斯现实生活中出现的一个新生事物,它是客观实在,是实实在在的地方学。其次,鄂尔多斯学有其自身特点,即鄂尔多斯的历史就是鄂尔多斯史,鄂尔多斯的文化就是鄂尔多斯文化,鄂尔多斯的经济就是鄂尔多斯经济,它既有地方学的共性,又有鄂尔多斯学的个性。第三,鄂尔多斯学是鄂尔多斯发展到改革开放这个历史阶段诞生的,从此,鄂尔多斯学将伴随鄂尔多斯共同前行,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综上可见,鄂尔多斯学就是研究鄂尔多斯古今变化发展及其规律性的一门地方学。
        二、“鄂尔多斯学”的生存动力
        任何学问都是历史发展的产物,随社会发展而发展,如果适应不了社会变化,历史就将其淘汰出局。正如孙中山所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鄂尔多斯学面世后,近20年的时间,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快速变化,有活力、有作为、有业绩。
        究其原因,有三个很重要的方面:一是要拥有一个好的领路人,就像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原会长奇·朝鲁先生,有远见、有担当、有感召力;二是要拥有一批热爱事业的专家队伍,就像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陈育宁教授等,尽心尽责,坚持不懈,孜孜以求;三是要得到当地党委政府领导的关心和支持。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具备了这三个要素,所以在内蒙古乃至全国地方学研究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成就(杭栓柱语)。
        笔者以为,杭栓柱先生对近20年鄂尔多斯学所作所为的概括是精准的。但是地方学能不能有所作为可谓条条大路通罗马,应该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鄂尔多斯学从出生到成长初期有以上三个因素就可以顺风顺水、茁壮成长,甚至还可以意气风发、激扬文字,而进入成长中期后,研究范围的广度需要更多领域的学者相聚而为,研究领域的深度需要更多优秀的学者为此而术有专攻,研究时间的急迫需要联合攻关、需要兵团作战、需要上下结合、需要多专业互助,诸如此类要求会愈来愈多、越来越频繁。因此,问题导向、制度引导、项目聚人、成果鼓励将成为主要途径。
        寻找生存与发展动力是一件无法苛求的事情,当芸芸众生在迷途中感觉焦虑困惑与烦躁之时,明眼人看到眼前与未来的希望就在前方,谁看到的早,谁就掌握主动权,正如广告词里说的:领先一步就能获得胜利。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最早看到并紧紧抓住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毛泽东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最早看到并紧紧抓住谁是改革开放的阻力,谁是改革开放的动力这个中国改革开放的首要问题,邓小平取得了改革开放初期的胜利;以习近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最早看到并紧紧抓住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充分汇聚全面深化改革的磅礴动力,大胆冲破各种艰难险阻之障碍,创造出改革开放风鹏正举的良好局面。
鄂尔多斯学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个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候,是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复杂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可的时候。动力来源需要更加多元且更加有力,找准研究课题是首要事宜,哪些是当前研究的,哪些是中期完成的,哪些是需要长期坚持的,一定要像维吾尔族姑娘的辫子一样十分清晰。制度建设一日不能耽搁,制度管人管事更可靠,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制度好了能人可以干更多好事,懒人还没法不做事,制度要精要管用,制度要管出生产力,管出高质量的研究成果。项目是科研的指挥棒,所立项目要紧紧围绕鄂尔多斯学“知识体系+应用服务”这个方向来确定,知识体系要深精细且阳春白雪、不断完善,应用服务要快精巧且别具一格、与时俱进。鼓励是凝心聚力的加油站,专家有学术尊严,学者有人格自尊,追求真善美是专家学者的共同性,探索新奇特、寻找其规律性是专家学者的共同爱好,建言献策发挥智库作用是新时代专家学者的共同责任,鄂尔多斯学研究会要积极打造一大批研究鄂尔多斯的青年才俊、终身成就者,让研究者们发扬蒙古马精神,为研究鄂尔多斯一往无前地坚持下去,不攀高峰决不回头,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三、“鄂尔多斯学”的发展前景
        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侯仁之先生为北京学指明研究方向:“立足北京、研究北京、服务北京”;北京学研究所所长张宝秀教授认为,研究地方,挖掘文化,传承文脉,服务发展是现代地方学的使命;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原主任、宁夏大学陈育宁教授提出,鄂尔多斯学有两个基本支撑点:知识体系与应用服务,这两点犹如两只轮子,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提出建立一个“学”相对容易,但要坚持下去,持续推进,变中求新,让这个“学”保持生命力,并非易事。厦门市闽南文化研究会会长陈耕研究员认为,地方学研究必须夯实“三个基础”(即语言:文化自信与文化认同;理念:文化自觉;文化规律。)探明“六个问题”(即在哪里:文化区域;哪里来:历史;有什么:内涵;是什么:核心精神;怎么样:现状;哪里去:未来。)内蒙古北辰智库裴聚斌研究员认为,内蒙古学的研究方向有三,一是民族区域自治与民族团结融合形成的中华一体多元的国家民族特性;二是内蒙古的城市发展;三是畜牧业发展和生态建设有机结合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学创始人、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原会长奇朝鲁认为,鄂尔多斯学是综合性系统性应用性研究鄂尔多斯从古到今的文化渊源和社会变迁诸多元素融合的一门新兴学科,创建和形成完整的鄂尔多斯学理论体系,需要持久深入的研讨实践,不可能一蹴而就。鉴于鄂尔多斯学研究对象的动态性和社会功能的实践性,鄂尔多斯学理论建设也要逐步发展、逐步深化。
        综合以上学界观点,至少可以得出这样几点共识性结论:一是地方学源于地方,且特征明显的区域尤为突出,因此其发展前景与当地的进步有着密切联系;二是有需求,且这种需求的主客观因素同时聚合,所以社会愈开明,主流的需求就愈多元多样;三是有志提供服务的人们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产生了各美其美的文化产品,地方文明程度会越来越高,各类文明产品也会越来越丰富。同时具备以上三个因素的地方,极容易出现各具特色的所谓地方学研究机构,地方学研究机构出现后,也会像江河一样,有的源远流长,有的自生自灭。
        这里有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就是整个社会发展包容度是地方学昌盛的关键因素。我国从改革开放以来,地方学得到了奇迹般的兴旺和繁荣,党的十八大以来,地方学研究进一步展现出勃勃生机。
        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的创立者顺应时代发展,抓住时代提出的历史要求,面对大开发大建设的时代任务,顺势而为,立足学术、服务建设、创新机制、着眼发展,为曾经在鄂尔多斯工作过的老领导们提供相聚相会、忆往昔谈现在、老有所乐的场所,为社会名人贤士和企业经营管理者提供“充电”学习、理性思考、纵论世事、探究规律、指点迷津的场合,更为专家学者提供了探究鄂尔多斯文化宝库、创建鄂尔多斯学体系、服务于鄂尔多斯经济社会科学发展,实现抱负、施展才华的舞台。
         过去近20年的时光里,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沿着政府(或合作方)选课题、定任务、给经费、要成果,研究会组织专家学者搞研究、办论坛、出产品的路径,编辑出版《鄂尔多斯大辞典》《鄂尔多斯学概论》等为代表性的学术著作100多部,举办了70多次研讨会,三次荣获国家级奖励,成为内蒙古自治区社科普及基地和全国先进社会组织。
        当下和今后的发展,鄂尔多斯学研究会要紧紧围绕荣誉会长奇朝鲁先生指出的在知识体系研究方面做足文章,要深化“鄂尔多斯学”的内涵与外延,要细化“鄂尔多斯学概论”的篇章结构,要精练“鄂尔多斯学”的学术概念和专有名词术语;在应用服务方面,一是要系统整理鄂尔多斯历史文化,明晰鄂尔多斯历史发展脉络,讲清讲好鄂尔多斯历史故事,做到以古鉴今、古为今用。如整理、撰写跨度352年的《伊克昭盟史纲》等;二是要缜密研究鄂尔多斯发展变化的体制机制根源、动力结构、内外比较、人文精神风貌,为各级党委政府当好参谋,发挥好智库作用。如组织社会力量编写《2020-2035年鄂尔多斯市现代化进程纲要》等;三是要深入研究鄂尔多斯生态环境变化的前因后果,为继续改善生态环境和推广鄂尔多斯沙漠治理经验做出积极贡献。组织专家学者完成《库布其历史与文化研究》等课题;四是要扎实研究鄂尔多斯民生状况不断改善的主客观因素,为建设亮丽鄂尔多斯,推进各族人民群众过上更加美好生活添砖加瓦。撰写《鄂尔多斯风采》等;五是要进一步研究鄂尔多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民族团结文化,更进一步促进各民族交流交往交融,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伟大实践。组织编写《鄂尔多斯民族团结故事》等。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鄂尔多斯风暴》作者云照光老先生在一次有关鄂尔多斯学的座谈会上,语重心长地对学会研究者寄语,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所有的研究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必须始终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必须始终围绕鄂尔多斯这块热土上演绎出的古今奇观,必须始终坚持为鄂尔多斯更好发展出谋划策,必须始终坚持引导各族人民群众为现代化建设奋发图强,必须始终坚持经得住历史和人民大众的检验。全国政协民族委员会原副主任、伊克昭盟原盟长、《可爱的鄂尔多斯》作者夏日老先生也曾嘱托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的同志们在研究过程中,既要立足鄂尔多斯的古往今来,也要跳出鄂尔多斯,研究鄂尔多斯的千变万化,还要汲取人类文明的所有精华,更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为鄂尔多斯绿富同兴、可持续发展献计献策,为建设现代名城、亮丽鄂尔多斯发挥好智库作用。
        我们庆祝改革开放40年,不仅仅是一次对历史的回顾,不仅仅是一种对美好过程的品味,也是一次对过往工作的检点和剖析,更是一次站在更高起点上的再出发。未来的路漫长且充满机遇,明天的事业更加美好且富有挑战,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的诸位同仁在研究学术的过程中将会更加清晰自身肩负的历史使命,为实现“建设亮丽内蒙古、共圆伟大中国梦”理想而努力奋斗。
 
责任编辑:奇海林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