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研究会动态 地方学研究 著作索引 鄂尔多斯学研 专家索引 学术研究 照片库 影视库 关于我们

地方学动态

旗下栏目: 地方学研究 《地方学研究信息 联席会成员 地方学动态

从内蒙古学的构建看地方学横向联合的研究和发展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2020年第3期 作者:杨 勇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2-28
摘要:一、关于内蒙古学与盟市地方学的关系 地方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地方学研究有其独有的特征,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第一,区域性,亦或是地方性特点,仅在于一个地区范围的研究,这是地方学区别于其他学科的基本的差异化概念,是地方学的立足点,也是定位。第二
        一、关于内蒙古学与盟市地方学的关系
        地方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地方学研究有其独有的特征,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第一,区域性,亦或是地方性特点,仅在于一个地区范围的研究,这是地方学区别于其他学科的基本的差异化概念,是地方学的立足点,也是定位。第二,综合性。地方学研究其实是综合性的研究,从纵向时间概念来讲,它是对一个区域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的研究;从横向空间概念来讲,包括了一个时代社会活动的多个方面,除了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社会还有好多方面,所以它是一个综合概念。第三,联合性。地方学研究虽然立足于对某一个范围的区域性研究,但是在研究过程中需要横向联合,需要区域与区域的联合,也需要国内外的联合。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席会,就是一个地方学研究的联合体,它是在2005年由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与国内6家地方学研究单位发起,共同组成,现在大概有30多个经常性联系的研究机构。这些单位经常在一起以不同的形式联系联合。其实,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合会也没有形成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会”,它就是一个虚拟的平台,它没有注册,没有登记,也没有组织选举,没有一个具体办公地点。成立之初大家确定了由各家轮流担任轮值主席方,两年一届,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担任首轮轮值主席方,连续干了两届四年,推荐北京学担任轮值主席方,北京学做的非常好,结果再没有哪一家出来接替,一直轮到现在也没有推出去,北京学研究所的张宝秀所长最近有一个愿望,内蒙古学研究会成立后,能否担任下一届的轮值主席方。总的来讲,地方学需要大家要联合起来做,只有联合,才能形成合力,才能做大做强。当前,站在整个中国地方学的角度上看问题,也需要加强联合,如果说不联合的话形不成一股强大的凝聚力和冲击力。所以我想,联合非常重要。
        内蒙古学研究会在2020年8月28日成立,这在内蒙古范围为全区十二个盟市的地方学联合研究创造了条件。内蒙古地方学联合研究,首先要对内蒙古学和盟市地方学的关系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就此我认为有三个方面的关系。第一是大平台和小平台的关系。每一个研究会都属于独立法人机构,互相之间不是隶属关系,但是,他们虽然不存在隶属关系,但也有一个平台大小的问题。举例来讲,内蒙古学研究会面向的是12个盟市,鄂尔多斯学研究会面向的是7旗2区,所以地方学依据其研究的区域性范围,存在着平台大小不一样的差异,存在有大平台与小平台的关系。第二,研究的问题具有全局性和区域性的关系。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就是鄂尔多斯这个地区,而内蒙古学至少研究的是整个内蒙古地方学范围的问题,所以研究的区域概念不同,其研究的方向、主题、内容、特点等也不尽相同。第三,内蒙古学研究站在内蒙古的角度上讲,它具有统筹性和指导性,而盟市一级的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是站在鄂尔多斯地区这个点上进行研究和突破。
       
        二、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与察哈尔文化研究会的联合
        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与察哈尔文化研究会的联合研究是近期的一个成果。再早一点的时候,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已经自觉、不自觉地开展了地方学研究的联合。一方面开展区内的联合,区内过去主要和西口文化研究会和敕勒川文化研究会进行了一系列的联合研究。另一方面开展了与区外的联合,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大概与区外30多家地方学研究机构进行各种各样的联合。2018年-2019年,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与西夏学研究院联合开展了党项人在鄂尔多斯的“鄂尔多斯唐古特人文化研究”和“在鄂尔多斯的西夏时期地斤泽研究”,最近又和西夏学研究院举行了合作研究座谈会,双方要对党项人在鄂尔多斯600年的历史和发展进行一个综合性课题研究。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与北京学共同以蒙古文化为主题开展了长期的合作性研究,与北京学以外的其他地方学研究机构开展地方学学科体系建设等横向联合研究。中国地方学研究丛书已经出版了四期(第四期即将付印),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编辑出版了两期,广泛吸收了全国各地地方学研究成果,也增进了地方学之间的横向互动联合。
        近期我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察哈尔文化研究会的联系联合。内蒙古学研究会成立大会在鄂尔多斯市召开期间,自治区社科联主席高慧广,既作为社科联又作为内蒙古学研究会主管单位领导,单独邀请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和察哈尔文化研究会进行交流,明确要求两个地方学研究会共同开展区域性民间民族文化联合研究,这一举措使我们备受鼓舞。我们在内蒙古自治区社科联和内蒙古学研究会部署和精神的指引下,会后两天就安排了到察哈尔文化研究会学习考察活动。在8月30日至9月3日,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组织察哈尔文化考察调研小组,对察哈尔文化进行了一次集中学习考察和调研活动。先后到察哈尔右翼中旗、后旗和集宁区进行了调研,同时对察哈尔文化研究会作了深入细致的了解。我们看到察哈尔文化研究会做了那么多的工作,而且都很有特点,特别是他们在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对地方民族产业化发展的研究推动做了大量具体实践工作,在这一方面走在了大多数地方学研究会的前列,理论与实践结合得非常好。通过考察我们对察哈尔文化有了更进一步地深入、系统地了解和认识。
        在这次考察期间两会的联合研究也取得了重要成果。内蒙古自治区社科联、内蒙古学研究会针对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和察哈尔文化研究会提出的区域民间民族文化研究的六项具体任务,进行了深入研究,这六项任务是对成吉思汗大扎撒、成吉思汗箴言、蒙古族文化、北元历史、蒙古族历史文化研究文献概览和蒙古仪式的研究。这几项任务非常重要,在这次考察调研期间,进行了专项考察,举行了专题座谈会,在车上车下、路上路下也不断地进行讨论,在考察结束时形成专门的会议纪要,建立了联合研究机制,以纪要的形式、机制的形式,确定了这项任务由两会会长牵头负责,由专家委员会来具体执行落实,形成了课题小组,每一个项目落实到人、落实到组,然后又分解出时间进度表,我们计划用三年的时间基本完成这6项研究工作。
        内蒙古学研究会的成立,促成了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和察哈尔文化研究会之间的区域性合作,自治区社科联和内蒙古学研究会通过这种形式开创了内蒙古地方学联合研究的一个先河。内蒙古学的建立与发展必将使内蒙古地区的地方学和地方文化研究出现一个新的面貌,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三、几点建议
        一是要建立内蒙古学与盟市各个地方学和地方文化研究机构统筹性、指导性的机制,促进内蒙古地方学加强横向联合。自治区与盟市站在全区的角度定期举行会议,定期进行工作任务的规划和落实,做出具体布置,定期进行联合、协同,定期完成各项任务、成果。这样就可以经常性地开展各种各样的定期或不定期的活动,不定期地走出去,有目的地在全国各地进行考察,然后进行定期的推广普及。
        二是要注重盟市地方学与地方文化研究机构的作用发挥。这几年来大家共同的感受就是自治区社科联和内蒙古学研究会对盟市一级地方学研究机构有了更进一步的推动,加大了对盟市一级地方学、地方文化研究任务的落实,促使我们加快研究的步伐。下一步不仅要发挥理论上的研究作用,更多地发挥盟市一级地方文化传承保护和挖掘利用的平台作用。我是研究民俗文化的,特别是研究成吉思汗文化与鄂尔多斯,在牧区接触到大量物质的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深切感受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消失非常快,需要尽快抢救。所以,我个人认为地方学、地方文化在盟市一级机构里更多地去完成这个任务,抢救即将消失的民间民族文化。在内蒙古社科联和内蒙古学研究会的鼓励下,鄂尔多斯学或者说整个盟市一级地方学在这方面应该有见树,也会有见树。
        三是建议以课题和项目来促进地方学和地方文化的发展和研究。有两方面原因:第一就是我们站在一个点上看问题没有站在全局看问题全面,在课题的制定上往往会有局限性。第二也不可否认在自治区社科联和内蒙古学研究会的支持下,有一定的经费支持,会有较好的专家资源切入进来,各地地方学研究会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所以以课题和项目的形式来促进地方学或地方文化研究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北京学现在也是以课题的形式来带动研究,它是把北京市社科联和北京市历史研究所、教育部等的研究项目拿回来做课题。
        四是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研究。特别是要注重应用服务和社科普及的研究。同时也注重配合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与历史民族文化基础性研究。历史与现实的结合、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应用服务与科普的结合,这几个方面结合在一起,内蒙古地方学研究,包括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一定能做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研究员,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责任编辑:杨 勇